潍坊信息网
科技
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技

打死女儿判缓刑不仅是司法争议

发布时间:2019-12-01 17:40:42 编辑:笔名

  打死女儿判缓刑不仅是司法争议

  听闻女儿又偷了邻居的东西,梁某将8岁的孩子捆绑在树上并用木棍抽打。不料数小时后,女儿竟气绝身亡。日前,广东信宜法院以过失致人死亡罪,一审判处梁某有期徒刑3年,缓刑4年。有舆论认为此案量刑畸轻,一时间成为争议焦点。

  这个案子判得到底轻不轻,焦点就是这个母亲梁某犯的到底是什么罪。法院的判决是过失致人死亡,但是检察院起诉的罪名是故意伤害致人死亡。这两个罪名的量刑差异非常大。《刑法》规定,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,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、无期徒刑直至死刑;而过失致人死亡的,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;情节较轻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。很显然,当地法院在故意伤害致死和过失致死之间选择了过失致死,在过失致死的量刑上又以其有自首情节为由,选了情节较轻,结果就是判三缓四。

  那么梁某的行为到底属于故意还是过失?非法律专家没有能力判断;非法院没有资格判断。但是其中有两个问题值得商榷。第一,梁某这种行为究竟是教育还是虐待?当地法院认为是教育:“梁某殴打女儿发生在日常生活中,是家长管教孩子的行为。”如果把8岁的幼女绑在树上用棍子打死,也能算是教育,那什么样的行为才能算做虐待呢?如果教育的边界可以大到把受教育者死亡的风险都包含在内,那受教育真的成了一种高危的生存方式——这无疑让本就非常软弱的儿童权益保护更加危如累卵。

  第二,在类似案件中,定罪量刑差异极大。如南京市民郑东在教训顽劣的女儿时,下手过重将其打死。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郑东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同样因为管教女儿,同样失手致死,结果竟然一个无期,一个缓刑。还有一个相似度更高的案例。安徽铜陵,母亲徐某怀疑12岁的女儿偷东西,将其长时间捆绑、殴打致死。铜陵中院以故意伤害致死罪判处被告8年有期徒刑。其中还有一个细节,徐某被诊断为分裂型人格障碍,是限制刑事能力人——如果没有这一条,量刑会远远高过8年。

除锈机砖机设备
农业机械
民生风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