潍坊信息网
科技
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技

巫托邦 0067.存在

发布时间:2019-10-17 15:58:50 编辑:笔名

巫托邦 0067.存在

“很有趣的能力。”

女人的眼睛打量了一遍巷道入口凝聚的微波屏障,说道:“你很特别,在这个世界里。”

她微笑地看向霍奇:“难怪他会说,你身上有很香的味道。”

他?

霍奇警惕地看着女人的脸,思考着话语中的「他」又是谁。还有她话中提到的了「这个世界」,也就是说眼前的女人,甚至是不属于现有世界的存在?

“你是谁。”霍奇问道,话音出口时,已经变得沙哑无比,甚至连他都差点认不出这是自己的声音,一路的追赶,紧张的节奏压迫着他的大脑,此时已经无法完成正常的发声工作。

“我么?我就是我呀。”

女人嘴角荡漾着笑意,听起来有些小无赖,看上去有些小俏皮,这本是很有女性魅力的时候,然而霍奇却只能感觉到从脖子根直往上冒的恐惧。

因为女人在说出这话的时候,脸也跟随着旋转了一周。

他看清了,那的的确确就只是一张脸而已,虫潮只组成了一张面部轮廓,不是完整的头颅,背后也没有任何的填充。

他的喉嗓愈发干渴燥热,仿佛一柄名为「危险」的小小刀刃正恰到好处地卡在那。

虽然在这个世界已经存在许多超出他认知的事情,甚至连他自己本身都充满着难以想象的神秘气息,但女人的存在形式仍然让他感到发自内心的寒意。

诡异的存在,他甚至不敢确定面前的女人是否真实,还是自己正处于恍惚的幻境中。

“你是人——”他吞了吞口水,接着说道:“还是,虫?”

“噢,原来你想问是我究竟是什么物种?”

女人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,思忖片刻说道:“你们人类是怎样来区分物种的形式?从外表来辨识吗?那说是人类,没有错,说我是灰萤火的一员,也并没有多大问题。”

“不……”他舔着干涩到裂皮的唇瓣,心想外表是有可能改变的,决定物质存在的应该是:“我的意思是,更里面,在你的外表下真正的东西。”

女人微笑着:“你的意思是指灵魂?那你认为灵魂是否存在,如果存在,那它究竟是怎样的东西?”

霍奇的眉头皱起。

“假设你所说的更里面的东西,是你作为人的灵魂,或说记忆以及意识,那么我们来简单地想象一下,当你的意识与蚂蚁交换后,蚂蚁拥有了你的躯体,而你的意识则转接到蚂蚁的身上,这时候的蚂蚁究竟算是蚂蚁呢,还是人?”

“当然是蚂蚁……”

“是吗?可当蚂蚁得到你的身体后,它会随着周遭的环境开始慢慢学习,即便蠢了些,即便笨了些,即便古怪了些,但在其他「人类」的眼中,他就是人,哪怕是个怪人,反观交换躯壳后的你——“

女人看着他说道:“那时候,你还能称自己为人吗?身体结构的变化会迫使你改变以往的习性,你开始学会爬行,你开始学会使用口器,你开始懂得只有蚂蚁才会知晓的交流方式,这时候你仍能理直气壮地说着「我是人」吗?”

“当然可以。”霍奇的喘息声变得沉重,他明明什么也没做,却莫名地感到强烈的疲惫感:“我知道,我记得,我是人。”

“应该是曾经是人吧?”女人笑出声音,“况且在真正的人眼里,他们会认为一只蚂蚁也是同类吗?即便你表现得与众不同,那也仅仅是只与众不同的蚂蚁而已,你无法与他们交流,因为身体决定了你的语言形式。”

“看,你作为「人」的存在被否决了呢。”

“那么区分物种的,究竟是你所说的更里面的东西,还是仅仅是身体而已呢?”

“那么——”女人缓缓伸出舌头,虫潮开始移动,不停地在舌苔上游走呈波浪的状态,“我究竟是什么呢?”

只瞬间,霍奇的思绪被拉到无限远的位置,数不清的声音在他耳中回荡,密密麻麻地交织在一起,根本听不清各自的内容,他开始忘掉双脚行走的感觉,忘掉双手抬臂的感觉,忘掉咀嚼的动作,忘掉所有作为人学到的一切。

剩下的是什么?

是一种冲动。

本能的欲望在他心底咆哮。

而释放欲望的部位也正迎合着思绪不停地膨胀着。

他的视野没有消失,看着女人完美的脸颊,即便是忘掉了一切,他仍然能够感受到其中惊心动魄的美丽。

美丽,最能唤醒欲望。

女人冲他笑着,慢慢变化着,飞舞的灰萤火迅速消失,她开始变得真实,白皙的皮肤,渐渐延展的身体,光滑的背,柔嫩的触感。

她伸出手,抱住自己,在耳边轻轻地呢喃。

现在他的脑海中只有欲望的声音,不停地督促着他:“上去吧,上去吧。”

他就快要遵从这唯一的声音,却忽然感到寒冷自脊柱向上撺掇着,凉意席卷整个身体。

他惊醒过来,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紧咬着牙,艰难地从牙缝中挤出扭曲的声音:“我是人!”

女人的脸终于出现了除笑容外的第二种表情。

她愣住了。

然后欢快地笑起来。

“是的,你是人,恭喜你证明了这一点。”

啪嗒啪嗒。

组成女人脸颊的灰萤火开始出现下坠的个体,它们无声无息地坠落到积雪的地面上,一动不动,躯体的形态渐渐改变

,最后化作一滩透明的水,与积雪融合在一起。

“看来时间快到了。”女人脸上的所有表情瞬间敛去。

霍奇看着他,发现原来漠然与面无表情是有差异的。

“对于低端种群而言,这样的变异还是超出承载能力了。”

“小男孩,你果然是特别的,给了我不小的惊喜。”

“最后,我想给你一个忠告。”

“离开这座城市吧,在没有真正强大起来前,逃得远远的,你得抓紧时间,再不快些的话——他就要来了。”

组成女人脸的灰萤火已经坠落超过一半,剩下的半张脸颊也迅速开始收缩。

“等等!”霍奇缓过神来,紧紧盯着她剩余的脸颊,惊恐于女人蛊惑他险些迷失自我的能力,也意外于她竟然好心地为自己留下忠告的消息,但最关键的是,他发现自己提出的问题,仍然没有得到答案。

“你到底是谁。”

只剩下半张脸的女人露出极为诡谲的微笑。

“你还没发现吗?我已经给出了答案。”

东莞白癜风
牡丹江白癜风
延安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
东莞白癜风好的医院
牡丹江白癜风好的医院